一路向西:D25.松多-拉萨

移动设备上继续阅读

闹钟响起,清晨六点的松多,伸手不见五指,已经熟悉了高原环境,大家都睡得很香,于是我也继续眯一会。再一睁开眼,已是八点,外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草草的吃了点昨天准备的面包,顶着风雪开始最后的冲刺。

一路上汽车很少,因为不远处新修的林拉公路,隧道经过米拉山,可以节约很多时间,以后走318的只会越来越少。

28公里的上坡,大家骑的很慢。前面的远处的队友向我们招手,示意停下。靠近走过来告诉我们,不远处的厂房有三只没栓绳的藏獒,主人有事刚刚走开。我们深吸一口气,都靠边休息起来,谁也不想去赌藏獒会不会对自己有兴趣。主人很长时间没来,有个队友说我们一起拉下面罩,推车过去。他说拉下面罩是想告诉藏獒,我特么是人,不是怪我,推车是想证明我不害怕。这也太扯了,但是大家都还是照做,还好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。

虽然已经在高原待了三周,身体的反应也让我以为渐渐的适应了高原,但是川藏线上这最后一座5000米的大山,让我又出现高反。距离米拉山垭口不到5公里的路程,身体感觉被掏空了。每走几步路就要停下来喘气,休息一会儿后再往前走,我和豪杰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一步步的往前挪动。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谁,只能心无旁骛,靠着自己的意志坚持下来。

十二点半,终于到达米拉山垭口,飞鸿和老王已经等候多时。站在垭口的最高处看向四周,白茫茫的一片,身边矗立着一座标有“雪域之舟”的西藏耗牛石雕像,它是米拉山唯一的标志性建筑。

因为还要赶路,随便拍照几张,休息了十来分钟又上路了。这种雪天的下坡路,没有抓绒手套,手冻得几乎都没有知觉。最后老王想了个办法,用塑料袋套在手上,除了不透气,抗寒风效果一流。

最后的爽下坡,27公里到达日多乡,一人来了一碗牛肉拉面,这三个牛肉丁,我看哭了。

吃饱喝足继续赶路,从日多乡到拉萨,整体上是个换下破的趋势。也不知道是离目的地越来越近,还是吃饱了,下午基本速度都是25km/h,除了屁股疼,无其他反应。

到达墨竹工卡已经是下午五点,如果按照原计划到拉萨,肯定是要赶夜路。讨论一番之后,大家一致决定继续赶路。

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,他正坐在马路牙子休息,近距离一看,果然是徒步哥鱼雷。上一次见他是四天前在鲁朗,看来他有搭到车了。详聊一番得知,他是从松多搭车到的墨竹工卡,然后走了一下午到这里的。早就走不动了,无奈一直拦不到车愿意停下来载他。祝他好运,到了拉萨再联系。

其实说赶夜路是我们想多了,八点的拉萨天还很亮,在九点多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进城的检查站,天色也渐渐的变黑。

离目的地客栈还剩两公里左右,一场大雨把我们困住了,大概下了半小时左右才变小。大家斗志高昂,也不想浪费时间换上雨衣,急匆匆的冲向客栈,到达客栈已经是十点多了。

到这里,川藏线骑行就结束了,明天拉萨浪起来。

(2018年5月29日拉萨三年后客栈